可惜流年

posted in 星空間

可惜流年

我在香港出生,從事建築與室內設計工作。兼職寫作多年,曾參與流行曲作詞及電影編劇工作。電影編劇作品有《慌心假期》及《墨攻》等。愛旅遊,愛藝術,愛音樂,愛銀如紙。恨天災,恨人禍,恨鐵不成鋼。喜好懶惰,懶醒,懶型,懶風趣。厭惡別人懶惰,懶醒,懶型,懶風趣。

「可惜流年」是2010年在香港寫就出版的一本小說,有關100年前上海灘的情慾失禁、愛恨浮沈⋯⋯

第二十五節戲,聖誕。

目錄

第一節,春分。

手抄幾段在這裡吧:

這一天,大日子,秋分前後,共產黨放棄紅軍的稱號,決定聯合老蔣,一同抗日。

吳先生在大腿上拍打一聲,「好——,這樣子中國就有希望了!」

雜役也在店外歡呼,可見人心所向。

但老蔣可能不知道,姓毛的在想什麼。

秋分——是太陽自北向南,經過黃道、赤道相交的那一點,稱為秋分點。這一天,太陽幾乎位於赤道的正上方,晝、夜,時間相等。

但,從此,平分了秋色。又,然後,從此,開始日短夜長,此消彼長。

此消,彼長。

⋯⋯

第三百一十三頁

另有:

振南愈來愈盲了。追逐一片並不屬於他的顏色,同時亦不屬於水涓。

或許並未存在過。所以沒有色樣,沒有依據,怎麼溝混也不會成事,徒勞無功。

水涓雖然無恥,但也無辜。她不過被利用了,借題發揮,混淆了器與道。根本不知道男人在她身上追索的原始自己的劣根。

因,蝴蝶原是色盲。

而,響尾蛇原來失聰。


小說《可惜流年》封面

 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