像徐冰壹樣在書房“天書”

人類旺盛的求知慾總是驅使我們去“攫取”可以讓自身更加強大的經驗和知識,但在信息爆炸和互聯網科技發達的今天,注意力被嚴重分散,很難會花上整塊安靜的時間去品讀那些優秀的作品。所以就停止求知了麼?No ,書啊雜誌啊還是照樣買,不過都會被有條不紊、並按照一定時間、歷史線索、類別等標籤一一歸類到看起來最具學識與個人內涵的空間——書房。